学生工作处
 首页  新闻中心  部门概况  辅导员队伍  学生资助  心理健康  规章制度  资料下载 
时间:
站内搜索:
优秀学生风采
战“疫”·东秦学子在行动|计算机与通信工程学院 汉瑞洁
2020-03-31 14:02 学生工作处  计算机与通信工程学院 审核人:   (点击次数:)

姓名: 汉瑞洁

学院:计算机与通信工程学院

原本这一年应该和以往一样,一家人团圆,一起过春节;但是一场突如其来灾难,横亘在即将要团圆的人面前,传统不得不被暂时改变;2020年的这个春节,将是很多人一生中难以忘怀的春节。

一月十五号,我从学校回到家,已经计划好了要和许久未见的朋友一起聚会,要去陪年迈的外婆,然而这一切还没来得及去完成;一月二十一号,疫情进入了大众的目光下,我给家人讲了疫情的严重性,家人几乎也没怎么出过门;一月二十四号,甘肃省出现第一例确诊病例,村委会开始统计外来人员,由于我是从秦皇岛来的,主动和村长要了表,填了我的基本信息,开始主动隔离14天;从正月初一开始,为了防止春节的走亲访友造成疫情传播,开始在村子的每个路口设置关卡(一张桌子和一个简易帐篷组成)。我们这个村子虽然不大,却有四个入口,一开始村长安排每家出一个人,四人一组,轮流值班。

在我隔离的十四天里,每天都需要量两次体温,早晚各一次;14天隔离期结束之后,我觉得作为在村子里长大的孩子,应该为大家做些什么,这个时候,村委会正好在召集志愿者,报了名之后,村长分配我每天下午2:00到下午6:00在村口防疫点值班。

一个防疫点一般有四个人,包括一个志愿者,一个党员,以及普通村民。虽然我们都很平凡,值班的过程很枯燥,即使有个帐篷,也阻挡不了寒冷,但是一想到,守在这里,可以守护整个村子,就觉得还是值得的;

在这次疫情中,我们每个人都是普通的,渺小的,虽然我们不能像医护人员那样去一线抢救病人,但是简单的在防疫点值班,也会帮助控制疫情;这次疫情让我看到,在我们这个西北的并不富裕的小村子里面,每个人都是勇敢的人,即使他们平时会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吵嚷嚷,偶尔也会嚼嚼邻居家的舌根,但在灾难真的降临的时候,却懂得互相团结,守护彼此。

当然有时候也会有个别人想做“刺儿头”,那天,我们值班的时候就有从其他地方来我们村子走访亲友的一家人,非要过去,却不想留下姓名,在我们给他科普了疫情的严重性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最终他们选择了和亲戚打电话,约好疫情结束后再来看他。农村的人,这样“固执”的人,还是很多的,而他们的“固执”并不都是他们不懂大局,不为他人着想,这“固执”的来源是他们对于疫情并不了解,或者是只是简单的了解,并没有认识到重要性;村委会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。

村委会派遣我们志愿者分队,给每家门口放了新冠状病毒的知识普及传单,在村子里显眼的位置,用红纸贴着注意事项;尽量落实每家每户,对于像我爷爷奶奶这样不识字的老年人,在村子里的大喇叭中,循环播放着注意事项;对于他们这个年纪的老年人来说,接受这些并不容易。比如我奶奶就是这样,每天都在给他讲情况的严重性,但她依然每天都要给两个姑姑打电话,问她们为什么不来看她。我妈妈经常跟我说老人就像孩子一样,会认一个理,会越来越单纯,他们也只不过是想见一下许久未见的儿女罢了,因此我联系了姑姑,让她们视频电话,抚慰了老人的心灵。

这样的情况有很多,我奶奶只是这些众多老人的一个缩影,我们志愿者小分队,都分别劝说家里的老年人,通过网络的方式,满足老人们的心愿。

随着甘肃省的疫情好转,我们在村口的防疫点,主要工作从劝返转移到登记信息,即可通行;这里的信息包括姓名,联系电话以及从哪来,到哪去;通过这些信息,记录每个路过的车辆的基本信息,一旦出了问题,也可以第一时间掌握活动路线。

虽然每次路过都必须签字,很是麻烦,虽然路过的人都抱怨着麻烦,但他们最后也都很配合的登记了信心。有一次,隔壁的叔叔路过的时候,问我他就只出去一会,马上回来,可以不签吗,我们向他耐心的解释了出去短暂的一趟,也是会有很多情况的,为了他自己以及周围人的安全应该小心一点,最后他也配合的在登记表上留下了信息。

现在,甘肃省本省的所有病例已经清零,目前还剩的是输入病例,疫情慢慢的好转,作为一名参与到抵抗疫情活动中的普通志愿者,我感受到了自己的社会价值,虽然志愿活动已经结束了,但是作为这个社会的人,我服务社会的心不会停下来。

关闭窗口
 

COPYRIGHT 2016 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学生工作处 ALL RIGHTS RESERVED.

地址:河北省秦皇岛市开发区泰山路143号 邮编:066004